当前位置: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古只有一个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古只有一个人


王煊皱眉,这仅存的一页经文有些另类,质疑万物,怀疑时空。按它所叙,除却自身之外,一切都为虚。

可以说,这种认知观点有些疯狂,不似经文,而像是一种冰冷而离奇的描述。

“街上熙熙攘攘,万家灯火,你徜徉人群风景中,真有那么多人同行吗?错了,其实只有自身,偌大的城市,繁华的夜景,都只是一个人的想象。”

“真正的你,或者躺在冻土下,或者横陈冰冷的宇宙中,世间万物,所有绚烂,都只是你一个人编织的梦。”

“当你醒来,可能会发现,所谓的繁华人间,璀璨烟火,都如泡影破灭,有的只是自己躺在黑暗中。天地间,只是你自身,所有sè彩斑驳的过往,都是你一个人的思绪,你醒了,真实的你回来了。”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你一个人在安静地看书,窗外的城市,路上的车声,远方的村镇,都存在吗?不,一切为虚,你躺在冰冷的泥土下,只是你一个人的思维在活跃,呈现了这一切。”

“世间只有你,一个人的幻象,万物万景,都是你自身思绪的延展,编织成一个虚幻而又宏大的泡影,真正醒来吧。”

“或许冻土和宇宙深空都不存在,你只是在不可言说的虚无中静静地横陈,身体冰冷,精神活跃,以思维构建了世界,梦醒了,一切该坍塌了,真实出现……”

王煊出神,有些发呆,这是经文?

跨越时空,相隔不知多少岁月,文字、语言都已无法理解和传承,有的只是这种精神可以共振。

这页纸张,所述若是可信,真实世界未免太可怕了,所有这一切都是自身的思绪的外放,古今只有自身一个人,万物,宇宙,都是虚幻的?

王煊一脸懵,这经文有些魔性,在洗脑,唯心到了极致,舍己之外,世间再无其他。

“怎么像是一个精神有疾的人留下的日记?”他一脸纠结之sè,这就是最后的经文吗?对他来说,感觉没什么用。

可是,在一个文明火堆中,它以普通材质书写,但却无损,没有被烧尽,说明它蕴含的经义不同寻常。

还好,这只是几段鬼画符,并非全部。

王煊将它投入火种间,继续交感,精神波动一致后,再次捕捉其思感痕迹。

“你信了吗?自古以来,世间只有一人,我就是你,当我清醒时,留下记录,你精神延伸时,看到这世间唯一记载真相的纸张……”

王煊无言,后面还是精神病人的日记,依旧在洗脑。

“其实,这只是一种假设,信与不信,都对,真实比我所说更无法预测,更离奇。我所言,只是给你提个醒,或许真相就是,你是一个病人,躺在病榻上大半生了,你的身体已经老去,你的精神弥留之际,勾画万物万景,一切因此而生……”

“有毒!”王煊说道,然后,他对小白虎招手,道:“来,我为你揭示真实的世界,传你一篇无上经文,讲述万物的本质……”

然后,他就不客气的荼毒小白虎了,传给了他这段精神烙印。

出乎预料,圆脸少女痴呆了,深陷当中,不断梦呓,道:“好有道理,妖主是我真身,主意识,王煊是我的精神糟粕,所以,该打死,世间万物唯我为真!”

王煊一看,简直无言了,不想搭理她了。

他赶紧再次捕捉精神烙印,接下来总算看到了真正的经文。

“我所言所述,只是个引子,缘法生灭,凭你本心。精神是我们唯一可以劈开迷雾,接近真相的利剑,但真实能量的积累,以及以肉身为盾,自我防御,也不可或缺,假若世间只有我,那么以此为准,捕捉我之外的真实……”

接下来是真正的经文了,但是,它依旧基于精神病人日记的假设,以这个为前提来推演。

“见鬼了,想学你的法,先洗脑我自己,把自己弄成一个精神病患者?!”王煊快无言了。

当然,如果站在著书者的角度,一切又是那么自然,这本就是他写给自己的信,认为世间只有他。

在这部经文中,认为真实的影响无处不存,与我共鸣,但真实的能量物质很难捕捉。

唯有精神纯粹,认识到自古只有自身,修成精神天眼,才能在那黑暗无边的尽头捕捉到绚烂的真实物质,积淀在身,为自己所用。

“我都不用再去纯粹自身了,就已经拥有精神天眼,照这个说法,我是天生的精神病重患者?”

王煊腹诽,这位真有意思,是认真的吗?怎么感觉像是在不着痕迹的折腾后人。

按照经义若是能修成精神天眼,单这种诱惑就值得部分修行者去冒险,将自己折腾成精神病不可。

不过,接下来的经义确实有料,但是需要他辩证地看,得自身提炼才行,不然的话,他真会成为“重症患者”。

“冰冷的宇宙中,唯一的我,所触及的各种幻觉,如生灭,如光芒万丈的星体的骤然解体,都在虚幻中散发出点点真实物质,值得珍惜与萃取……”

王煊费尽心思,将重患者的精神思维,破译成自己适应的篇章,来取其精华,去其元神疾病。

无论是生命体的寿命,还是璀璨恒星释放的能量,在这篇经文中,都是一种“外感”,是一种刺激自身的感知的虚幻。

从那虚幻中,提取到和唯一真我互动的点点真实物质,从而壮大自身,可以为将来更进一步接近真实之地做准备。

随着王煊深入解读,快速解析,他又有点抓狂了,万物为外感,都是在与内我互动,他觉得,他还是被经文带偏了。

“外感,内我,啊……”他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觉得应该将这篇经文扔给老张去看,将他折腾成精神病。

将经文给妖祖、冥血、郑元天等人的话,王煊不放心,若是他们元神出问题也就罢了,可万一被他们练成了呢?

送给老张的话,最多精神分裂,以后慢慢修复就是了,而万一练成的话,也不至于成为大患。

王煊练了半天,发现不投入进去的话,不把自己折腾成重患者,没法练这部经义。

而且,还需要他认为,世界本如此,我所思就是对的,理应这样才行。

他出神了好半天,催眠自己,别说,真……有效果!

“不对,这么另类的法,这样的患者,不见得是元神有疾,我觉得,他就是在故意折腾后人,给人考验,让人自我纠正,去还原经文的本质。”

他回头看了一眼小白虎,真中毒了,一个人在那里磨叽,双目无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既然只有我,那就斩断万物因果,从我的精神糟粕开始,灭了他。”圆脸少女要将王煊推进灰烬内的火种间。

啪!

王煊给她脑门来了一下,直接打醒,黑着脸不理她了。

“这经文很有意思,给我下半部,我要参悟!”圆脸少女醒转后,很兴奋,一副无比开心的样子。

“找块凉快的地方,自己去清醒下。”王煊将她推到了一边。

最终,他在火堆前,还是领悟出了,站在自己的角度,诠释这本经文,什么外感,内我,全都丢到一边去。在他自身修行体系中,那就是……万物皆叠加真实,他要找出与吸收那种稀薄而却真实存在的特殊物质。

这或许偏离了原有的经义,但他只能这么练才行,适合他自己的路。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回头拿它和老张去换天药,他要是练完没事,可以考虑推广,给方雨竹看看,让剑仙子参悟下。”

毕竟,这是唯一没有被烧毁的经页,必然有其过人的价值。

王煊在这里闭关,一边吸收余烬中的奇异物质,一边练这种经文,从万物中寻找,睁开精神天眼,仔细洞彻世界的本质。

的确,虚空中,有丝丝奇异的物质流动,竟不知源头,像是在与万物叠加中诞生。但是,量未免太少了,指望这样积淀足够多,得需要大量的时间。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物体,生命蓬勃,在那生机中蕴含着部分接近真实的物质,比虚空中浓郁不少。

她是……小白虎。

“也就是说,修行者吸收各种能量物质,当中蕴含了部分接近真实的奇物,需要去淬炼,去提取?”

王煊闭上眼睛,神游太虚。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火堆暗淡,火种要彻底熄灭了。这时,他身体一震,精神与肉身共鸣,腾起刺目的光束,洗礼自身,由内而外,奇异物质流动,洗髓,活化五脏,形神皆泛出淡淡的白光。

他竟于无知无觉间突破了,正式立足在七段领域,道行更上一层楼,而且是借助接近真实的物质练成的。

那种特殊的能量,大多都是来自火堆余烬中。

“什么情况?”王煊惊异,在他的周围,那些古建筑物上,挂了不少尸体,随风而晃荡。

那些不是古人,怎么看都是这次和他一起进来的仙魔后代。

小白虎低声道:“半个月了,你终于醒了,这些都是想接近火堆的人,都莫名上吊死掉了。”

王煊一惊,道:“这片天地是不是关闭了,我们被封在里面?”

按照计划,这片异域只开放三天,看下效果,然后再决定后续会怎样开放。

“时间到后,关闭了十天,第二次开启又过去了两天,这次将会开放一个月。”小白虎告知情况。

“不去虚无之地,我在外界,藉一篇经文也破阶了,一切都源自‘外感’。但是,没有火堆蕴含的大量奇异物质的话,很难成功,需要岁月去慢慢积淀。”王煊思忖。

他起身,看着陈旧的广场,还有那寂静的街道,吊死的人中有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比如某个吐着舌头、穿着甲胄、露出雪白细腰的仙子,在入口那里还出言不逊呢,结果就这么死了。

有六七名都是对他有敌意的强者,在入口那里曾想堵住他,对他狩猎,有男有女,有妖魔,有列仙后人,就这么被吊死。

“一个文明残余的火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近,你们啊,死的不冤。”

圆脸少女点头道:“死有余辜,有些人冲过来,竟想要偷袭我们,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活该!”

“走了。”王煊说道,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那篇经文呢?”小白虎大眼瞟啊瞟,还在惦记呢。

“我怕你将元神练出问题,对了,我的留影水晶呢,不给我的话,不带你出去!”王煊威胁道。

小白虎发呆,要出卖妖主吗?她一阵心虚,尽管知道,妖主不会过于责罚,但大概率也要打烂她的屁股!

“我没带在身边,出去给你找!”她嚷道。

“那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我先走了!”王煊一闪身,离开广场,直接不见了。

“你出来,我给你!”小白虎顿时急,街道上那么多被吊死的人,都是新尸体,她怕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王煊皱眉,站在街道中,看到了外面的几人。

第一个就是魔四,清秀的面孔,单薄柔弱的身体,但绝对强大和冷酷无比,不说是这次的最强者也差不多!

另一个方向,齐成道白衣如雪和清丽绝俗的明曦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神仙眷侣,他挂着淡淡的微笑,对王煊点了点头。

这也是个狠茬子,实力强大的离谱。

远处,更有一道挺拔的身影,散发着恐怖的气息,那是一个青年男子,虽然看起来沉静,但眼底深处有种疯狂之意。

他是祁连道,妖祖的次子,他笑了起来,直接打招呼,道:“道友,你和我有缘,多谢将我家传祖器——斩神旗,带到这里,由衷感谢!”

他彬彬有礼,没有发疯,对王煊抱拳,而且略微躬身。

“有情况!”王煊心头剧跳,因为,他身上的斩神旗此时居然略微震动了一下,是什么东西引起了它的兴趣?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古只有一个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