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662 顿悟

662 顿悟

  平生虽修少许善果,更爱作恶吃肉放火。

  今日恶霸脚下顿悟,方知师是师,徒是徒,糖是糖,我是我......

  “呜呜~别,别踹了。”荣陶陶抱着脑袋,被斯恶霸一脚踹进了雪堆里。

  问:狗啃泥与桃啃雪有什么区别?。

  答:雪贼软~

  恶霸大人那刚刚碾碎了霜美人头颅的皮靴,在荣陶陶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血sè的鞋印。

  “华年!”陈红裳策马赶来,刚刚进入战场边缘,就看到常威在打...呃,斯华年在踹荣陶陶。

  更让陈红裳错愕的是,荣陶陶被踹趴在地、前移数米、已然垒起了雪堆,而斯华年竟然没有收手的意思?

  只见斯恶霸迈开长腿,大步流星,气冲冲的走了上去。

  “华年?”陈红裳策马疾行,纵身一跃,迅速出现在斯华年的身侧,一把挽住了斯华年的胳膊,关切道,“怎么了?”

  说话间,陈红裳也看到了毙命的霜美人,心里倒是安稳了不少,起码没有敌人了。

  “没事,陈教。”斯华年扭头望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太长时间不见淘淘,忘了该怎么相处了。”

  说着,斯华年看向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荣陶陶,寒声道:“装死?”

  看着斯华年停下来,高凌薇这才开口道:“斯教,他的那朵黑云会干扰到他的情绪,他不是故意逗你玩的。”

  “嗯。”斯华年目光直视着碰瓷桃,在追捕霜美人的过程中,斯华年倒也发现了荣陶陶的异样。

  如此解释,倒也过得去?

  “哼。”斯华年一声冷哼,终于放过了装死桃,转身走向了霜美人的尸体。

  “华年,雪巨匠魂珠。”董东冬站在不远处,随手将一枚魂珠抛了过来。

  斯华年伸手接住,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荣陶陶。

  可惜了,时至今日,荣陶陶都没有开启胸膛魂槽。

  而斯华年的胸膛魂槽本来就镶嵌着雪巨匠的魂珠,如此一来,这枚魂珠倒是没用了。

  随即,斯华年看向了后方的萧自如、陈红裳、董东冬。

  萧自如也没开胸膛魂槽,全身上下的唯一防御技,就是手肘处那精英级的铁雪小臂。

  说真的,堂堂大魂校还用精英级魂技,的确是有点难受。

  整个世界而言,魂武者大都是攻强守弱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董东冬倒是有胸膛魂槽,也可以镶嵌传说级魂珠,但人家自己用的是魂技·铁雪铠甲。

  你让一个医务人员镶嵌巨匠之躯干什么?

  让他在前面冲杀敌阵?

  巨匠之躯与董东冬的身份定位明显不搭。

  所以,也就只剩下一个陈红裳了。

  斯华年将魂珠递给了陈红裳:“陈教?”

  “谢谢华年,谢谢。”陈红裳连连道谢,却也连连拒绝,“我的丝雾迷裳很好,也能守着自如。

  换成巨匠之躯的话,我和自如的配合方式就要发生改变了。”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魂武者,不是看到什么好就去吸收什么。

  这群大腿级别的魂武教师们,一身的魂珠魂技已经定型了,是通过漫长的战斗磨合出来的魂技搭配。

  稍有变动,便会对整体战斗风格产生巨大影响,得不偿失。

  话说回来,人家陈红裳的丝雾迷裳也不比巨匠之躯差,只是功能性不同罢了。

  “可惜了,我没有眼部魂槽。”斯华年随口说着,拿出了染血的霜美人魂珠。

  史诗级·霜美人魂珠,需要的可是7星级雪境魂法!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萧自如之外,就没有雪境魂法上7星的......

  在这支大神团队中,众人的魂力等级普遍在集中在上魂校段位。

  当然了,上魂校·初阶与上魂校·巅峰,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魂武一职,越往上修行,每个大段位中的小段位,也会让人们的魂力总量、身体素质、强度属性等等拉开巨大的差距。

  对于世人而言,魂法等级是普遍是低于魂力等级的。

  到了这种极高的段位,往往一名上魂校·高阶的选手,魂法等级才能堪堪达到6星,也才能适配、使用传说级·魂珠。

  足以想象,想要魂法达到7星,使用史诗级·魂珠,那条件是有多么苛刻。

  而萧自如这个7星魂法,还是这么多年来陪伴在拥有狱莲的霜美人身旁,与霜美人在旋涡中厮混的结果。

  而且,萧自如只开了右眼魂槽,镶嵌的还是更加珍贵的魂技·霜夜之瞳,根本不可能替换。

  “你留着吧。”斯华年随手将魂珠扔给了远处装死的荣陶陶。

  “诶?”荣陶陶顿时“活”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霜美人魂珠。

  内视魂图中,顿时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魂珠:雪境·霜美人(史诗级,潜力值:-),魂珠魂技:驭心控魂......”

  荣陶陶面sè一喜,从雪地里坐起身来:“谢谢斯教~”

  “哼。”斯华年一声冷哼,“你不是双眼都开了么?魂法提高那么快,以后能用上。”

  “呀~”荣陶陶心里美滋滋,顿时,刚刚被踹的屁股也不疼了,“斯教爱我!”

  斯华年:“......”

  她站起身来,瞥了荣陶陶一眼:“差不多行了,别得寸进尺。”

  荣陶陶瘪了瘪嘴,满脸的不开心:“哦,原来斯教不爱我......”

  斯华年没好气的瞪了荣陶陶一眼,随手将传说级·雪巨匠魂珠扔给了高凌薇。

  “斯教?”高凌薇心中稍稍错愕。

  斯华年:“你的魂法也是五星中阶了,六星即可使用传说级·巨匠之躯,给自己一些动力。”

  “谢谢斯教。”高凌薇受宠若惊,急忙道谢。

  她心里清楚,自己是托了荣陶陶的福。这应该是斯华年爱屋及乌的表现。

  斯华年继续道:“这两枚魂珠是出自我的魂宠与奴隶,不是你们雪燃军任务所得,无需上交,听懂了么?”

  “不上交,绝对不上交。”荣陶陶急忙答应着,“我和大薇魂法等级修行贼快,那么多莲花瓣,魂力乌央乌央的,精纯的可怕。”

  荣陶陶心里有一种预感,他要是敢把斯华年的“心意”上交,这女人能当场送他去取经。

  嗯,直达西天的那种。

  对于荣陶陶的话语,青山黑面众人心中颇以为然。

  说真的,自从荣陶陶入驻青山军以来,福泽的可不是高凌薇一人。

  一个屋子里睡,高凌薇当然获益最大。

  但是荣陶陶的福泽范围,可是覆盖了整个青山军大院,甚至能影响东南西北各两条街。

  昔日里荣陶陶说的那句话,并不都是戏言:东西南北两条街,打听打听谁是......

  以至于此时,青山军众人的魂法等级也上来了。

  虽然目前还远远比不上魂力等级,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魂法的修行速度大幅度加快,是呈追赶势头的。

  夭莲-辉莲-罪莲-狱莲,足足三个半莲花瓣,夭莲陶更是纯粹的莲花之躯,对修行的加持力度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是有些可惜,荣陶陶在星野大地、云巅大地待了太长的时间。

  在星野大地待了3个多月,还算是少的。

  尤其是在云巅之地-沙俄北方帝国大学,他待了足有大半年的时光!

  而那大半年,是荣陶陶尚未拥有分身的大半年,所以他雪境魂法等级落下了。

  要不然,此刻的荣陶陶怕是已经冲上六星魂法了!

  “行吧。”斯华年轻轻叹了口气,“现在我的膝盖魂槽又空出来了。”

  说着,她的目光直视着荣陶陶。

  “呃。”荣陶陶面露探寻之sè,“要不我先去给你逮一头雪花狼,你先玩着?”

  斯华年:???

  “我今天非得......”斯华年面sè恼怒,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向荣陶陶走去。

  这一次,陈红裳没再阻拦,而高凌薇也是开口命令着:“返回营地,重建冰屋,明早起程!”

  说着,众人迅速离去。

  高凌薇用怜悯的目光看了雪地里的荣陶陶一眼,骑上了胡不归,掉头既走。

  她倒是不担心荣陶陶出事,毕竟有斯华年守着。更何况,还有一个史龙城守着。

  关于一名顶级警卫员的标准,高凌薇的内心中有了新的定义。

  当你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让你根本想不起来他。

  而当你需要他的第一时间,你会发现...他就站在你的眼前,为你遮风挡雨、待命待令。

  史龙城的存在就给了高凌薇这样一种感觉。

  毕竟史龙城是荣陶陶的私人警卫,是带着总指挥的特殊任务来的,所以他不会参与青山军小队的具体作战任务中。

  刚才,高凌薇已经完全忽略了史龙城这个人。

  而当高凌薇需要史龙城守护荣陶陶的时候,却是发现,史龙城就站在不远处的松树旁警卫,不声不响。

  “呵......”

  几分钟后,出了一口恶气的斯华年,再次倒骑着驴。

  她骑在雪夜惊上,也再次将荣陶陶当成了人肉沙发,找到了熟悉的舒服姿势,斯华年也舒舒服服的舒了口气。

  荣陶陶不情不愿的策马前行,嘴里嘟嘟囔囔着:“我跟你讲,这里离龙河畔可近,你再放肆,徐魂将一脚踹死你哦!”

  “呵。”斯华年一声冷笑,枕着荣陶陶的肩膀,向右侧望去,“用不着徐魂将,但凡我下手重点,这位士兵就动手了。”

  “龙城?”荣陶陶扭头向后望去,光顾着挨打了,这才发现,右后方竟然还跟这个人?

  好家伙!

  兄弟你怎么当的警卫员?

  你不是来保护我的么?还是来看我挨打的?

  荣陶陶撇了撇嘴,收敛了一下玩闹情绪,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以后再找魂宠,要找和主人心连心的、陪伴一生的、同仇敌忾的。

  就像我的荣凌和梦梦枭那样,你可不能再找这种狼子野心的魂宠,等着让其噬主了。”

  斯华年面sè一怔。身为一名教师,如此浅显的理论,显然是不需要荣陶陶来教的。

  那么荣陶陶此番话语的用意......

  斯华年心中恍然,荣陶陶在和她说话,也是说给两人胯下的雪夜惊听。

  他在用尽手段,避免可能出现的关系裂痕。

  今夜发生的一切,雪夜惊都是见证者,亲眼所见再加上荣陶陶言语确认,无疑是多重保险。

  “嗯。”斯华年难得的没有回怼,轻声回应着,“知道了。”

  女王の乖巧?

  荣陶陶忍不住微微挑眉,开口道:“膝盖处空出来也好,起码还有一项功能性极强的魂技·雪疾钻,那就是膝盖魂技。

  我看你的右手肘、右脚踝魂技都可以换,冰刃和雪爪痕没啥大用。”

  斯华年淡淡的开口道:“我的右足是霜碎八方,左足才是雪爪痕。”

  荣陶陶:“......”

  “呵~”斯华年一声冷笑,她什么都没说,但好像什么都说了。

  荣陶陶往回找补着:“我不是没怎么见过你用雪爪痕嘛,出场率这么低,倒不如换个贴心的魂宠。”

  斯华年背倚着荣陶陶,突然伸出左腿,从上至下,在半空中猛地一划。

  唰~

  三道锋利的霜雪痕迹,宛若爪痕,撕扯而出。

  那巨大的松树距离斯华年足有半米,但这三道爪痕却撕扯出了足足一米的距离。

  “咔嚓,咔嚓......”巨木撕裂,轰然倒塌,重重砸落在地,溅起了阵阵雪雾。

  斯华年:“没用?”

  荣陶陶却是撇了撇嘴:“也就能唬唬菜鸟吧,你这是大师级的吧?

  雪狮虎最高也不过殿堂级,而且还很难找到。即便你这雪爪痕是殿堂级的,等级到底还是低了,跟不上你进攻节奏的。”

  斯华年:“出其不意,是可以要人性命的。”

  “用得少就是不值得,这次我们进旋涡好好寻觅一番,看看能不能给你找个潜力值超高的神宠。”

  闻言,斯华年嘴角微扬:“突然这么有孝心,倒是难得。看来你还是欠收拾。

  打一顿,什么都好了。”

  荣陶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都把那么珍贵稀有的史诗级·霜美人魂珠给我了,我不给你找个魂宠,那说得过去嘛?

  “真想给我找个魂宠?”

  荣陶陶:“啊。”

  斯华年笑了笑:“徐太平怎么样?”

  荣陶陶:???

  这恶霸是跟人形魂兽干上了吗?

  太平不行呀,太平是人家盛世的...诶?

  让斯华年把双脚踝都空出来,左脚冰魂引·太平,右脚霜美人·盛世。

  双脚丈量雪境旋涡,走出一个太平盛世来,岂不美哉?

  好家伙,这么有寓意的么?不行,这点子可万万不能告诉斯华年,还是我自己来吧!

  等等,可是我只开了一个左脚踝,我没有右脚踝魂槽。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太平盛世小两口能不能委屈委屈,在一个魂槽里挤一挤?

  :。:

看网友对 662 顿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