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相爱相杀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相爱相杀

谁?

听到唐若雪的声音,叶凡一颗心沉了下去,脸上也多了一抹凄然。

没想到辫子女人要打出电话的唐小姐真是唐若雪。

如果这些人真是她派来对付自己的,叶凡觉得这是人生最大的讽刺。

一片真心,只换来女人的怨恨。

他稳住心神轻声一句:“是我?”

听到叶凡的声音,唐若雪止不住一抖:“叶凡!”

她惊讶之余,还带着一抹怒意:“是你?”

“是不是很不想我打这个电话?”

叶凡语气带着一抹落寞:“可惜,还是让你失望了。”

他看着晕死过去的辫子女人他们开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让你失望?

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唐若雪的情绪瞬间被点燃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你让我失望!”

“你为了捉拿我妈,可以无视我的生死,我也不在乎自己是否活着。”

“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琪琪,考虑一下孩子?”

“如不是我妈及时出手,我就可能横死当场,一尸两命。”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生下孩子,却又差一点横死在象衣卫袭击中,她无法承受。

“孩子?”

叶凡不置可否:“你在乎过孩子,当初就不会假摔了。”

“那是我的错,那是我不对,但我现在想要生下来了。”

唐若雪怒了:“是不是我以前不在乎了,现在轮到你无所谓了?”

“我有没有所谓重要吗?”

叶凡对浴室假摔始终耿耿于怀:“孩子的生死不是一直都在你一念之间吗?”

“叶凡,你混蛋!”

唐若雪止不住尖叫一声:“好,你可以不在乎孩子生死,但咱们怎么说昔日也是夫妻。”

“你要杀我妈能否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我妈对不起你,但她对得起我,她不顾危险救了我们,你却要在我面前捉拿她,杀了她。”

唐若雪发泄着情绪:“你有考虑过我和琪琪的感受吗?”

她知道母亲有错有罪,如果叶凡不是当着她的面杀掉,她是能够理解叶凡的。

但利用她和孩子做诱饵,还当面偷袭杀掉,唐若雪就本能抗拒。

叶凡冷笑一声:“林秋玲罪大恶极,杀她是理所当然!”

“再说了,如果当初她拔针死在医院,那里还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他想说楚子轩围杀跟他无关,但最终失去解释的兴致。

以唐若雪的性格,她认定的事情改变不了。

“叶凡!”

唐若雪怒笑一声:“你认定我没有拔针是不是?

认定我放过我母亲是不是?”

叶凡语气平静:“她现在还活着!”

唐若雪话赶话说着:“是啊,是啊,是我放她一马,是我让她活下来,你满意了吧?”

叶凡淡淡回应:“她害了那么多人,一定会被杀死的。”

想到林秋玲拿金芝林的人威胁自己,叶凡心里就腾升着一股杀意。

“杀啊,杀啊,我没阻止你杀啊,我也阻止不了你。”

唐若雪气极了:“你最好把我和孩子都杀了,不然将来就是我杀了你!”

“你果然想杀我啊。”

叶凡脸上带着一抹苦楚:“也是,昔日你能联手汪翘楚,现在跟沈小雕联手也正常……”“我现在做什么事不用你管,也轮不到你来管!”

没等叶凡把话说完,唐若雪就把电话啪一声挂掉。

嘟嘟嘟的电话声音,隔着时空,断了彼此那一抹恩怨情仇的情绪。

叶凡呆在原地久久不动,直至一抹海风吹入进来,他才清醒了过来。

看着昏迷的辫子女人四个人,叶凡觉得应该好好询问唐若雪一番。

他始终不相信这是唐若雪派来对付他的。

只是想到她刚才电话中的指责,叶凡又失去质问的念头,而且担心刺激下去伤害到孩子。

对于唐若雪,叶凡心力交瘁。

随后,他拿起手机打了出去:“四王妃,沈小雕在福爱孤儿院……”叶凡叮嘱一句:“我要活口!”

华灯初上,暮sè四合,港城的天空yīn沉了起来,不仅海风变大,还响起了雷声。

秋季的台风又要来了。

这种天气,不仅让行人变得脚步匆匆回家,也让等待拆迁的福爱孤儿院更加孤寂。

经营四十多年的孤儿院,失去来往的孩子和志愿者后,在偏僻角落说不出的落寞。

即使门口的路灯亮起来,也只是驱散一点黑暗,而无法让孤儿院温暖起来。

海风呼啸着吹入孤儿院的时候,两侧的巷子入口被两辆工程车堵住了。

几个带着工程维修标记的男子训练有素扼守。

紧接着,几十道黑影压向了孤儿院,一个个裹着风衣,握着武器,很是冷漠。

“汪——”一条捡东西吃的流浪狗,吓得夹着尾巴往街尾跑去。

一股说不出的杀意,在这夜晚渐渐凝聚。

福爱孤儿院的大门没反锁,相反洞开,露出里面的幽深,看起来风平浪静。

但不知道为什么,靠近的风衣汉子,看着门可罗雀的院子,脚步不受控制停滞。

“咳——”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一记不轻不重的咳嗽声。

停滞的人群身躯一震,随后一个个咬牙涌入院子。

还有人从围墙上爬了过去,三十二人,杀气腾腾,手里都提着斧头。

在风衣男子的后面,是一脸冷冽的阮管家。

依然一头白发,精神抖擞。

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也为了彰显诚意,叶凡把阮管家放了出来。

很快,几十号人涌入孤儿院,然后很默契散开。

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盯着院中人。

那是猎人看到猎物之后的眼神。

从后面走上来的阮管家微微一怔。

视野中,沈小雕没有藏匿没有躲避,相反,就大大咧咧站在院子一扇墙壁前面。

他的面前架着一堆篝火,篝火上面架着一只烤羔羊。

香气四溢。

沈小雕的左手拿着一瓶伏特加,右手拿着一根烧黑的木棍。

他一边在墙壁上行云流水画着一朵向日葵,一边咕噜噜灌着高度伏特加。

无比惬意。

阮管家瞄了一眼向日葵,占据一扇墙壁的向日葵已经快画完,就剩下中间的几片花瓣没完成。

虽然烧焦的木棍只有一种黑sè,但勾勒出来的向日葵不仅栩栩如生,还给人一种勃发的生机。

如不是沈小雕衣服渗透着血迹,以及背部缠着几条绷带,都让人无法相信他曾经受过枪伤。

阮管家看了看,等沈小雕差不多完成,就上前一步。

他恭敬出声:“沈少!”

几十名风衣汉子默契靠近,堵住沈小雕逃窜的路。

“还是让你们找到了。”

沈小雕咳嗽一声,没有停下手中木棍,依然不紧不慢勾画着线条。

他头也不回叹息一声:“你们终究还是做了叶凡的走狗……”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相爱相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