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千里赴死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千里赴死

“嗖——”伴随一记怒吼,一记呼啸声音刺耳响起。

木讷老者来不及阻拦,只能厉喝一声:“少主,小心!”

话音落下,一个庞大物体重重砸向武田秀吉,气势如惊鸿,呼啸声让人心颤。

示警的刹那,心底产生不祥预感的武田秀吉腰部一扭,身子一侧,顺势弹开。

他不知道砸来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没有傻乎乎去硬碰硬。

几乎是刚刚挪开,一个大大背包就砸在原地,发出一记震耳欲聋的巨响。

一股尘土腾升冲鼻,武田秀吉脸sè微变,再度向后退出几米。

远离背包,远离宋红颜。

“砰!”

在背包炮弹一般轰然落地时,大门口的木质栅栏猛地一震。

在众人讶然的注视下,一道修长身影借着栅栏弹力,从人群后面飙射了出来。

他高高跃起,脚尖点在众人头顶,顷刻就到了高台前面,接着来了一个空翻,犹如天神下凡,压向刚站稳的武田秀吉。

气势如虹!“嗖——”没等武田秀吉出手,反应过来的木讷老者冲了上去。

他挡在武田秀吉的前面,随后高抬厚实手臂护头,格挡。

砰!拳脚在半空中来了一个碰撞,激烈,沉闷,揪扯人心。

木讷老者虽然挡住霸道腿招,但身躯已失去重心,狼狈倒退五步,差一点跌倒在地。

“嗖!”

落地的叶凡双膝微曲,然后弹腿一蹬,地毯顿时化成灰烬,出现两个明显的脚印。

青龙和白虎同时起身,一脸的惊讶。

“挡我者死!”

叶凡怒喝一声,一拳破空!木讷老者也算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叶凡一动,他的身体就下意识往后退。

是的,潜意识告诉木讷老者,他必须退,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只是他退后的速度快,叶凡追击的速度更快,眨眼间就跟上木讷老者。

拳头依然虎虎生风,退无可退。

木讷老者猛地一咬牙,左手横档,右手勾拳反击叶凡。

木讷老者手上的力量极大,普通人被他打上一拳不死也得重伤。

他想要来一个两败俱伤,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后发制胜,但他还是小觑了叶凡拳头的力量。

石破天惊,结实的左臂狠狠一颤。

木讷老者的脸上顿时显露出痛苦,就好像被大铁锤轰到一样,全身上下变得酸痛起来。

同时整个身体往后倒退,右手勾拳也随之化解。

“砰!”

撞击硬物的声音沉闷而有力,木讷老者的身体连退三米才停住。

“八嘎!”

红衣大和尚见到有人砸场子,低喝一声就一拳冲向叶凡。

叶凡毫不在意,一脚扫出。

红衣大和尚双手格挡,还变化了五种手印,却依然挡不住这一脚的冲击。

“轰!”

一脚扫中胸膛,骨折人飞。

倒地的红衣大和尚胸膛剧痛,嘴里喷血,眼神有着惊诧。

挡不住,真的挡不住!他的拳头低垂,关节啪啪作响,可再也无力一战。

看到这一幕,全场众人简直惊讶地合不拢嘴。

一个王室高手,一个浅草寺武僧,两个都是常人眼里极其强横的高手,可没想到,被叶凡轻而易举收拾。

不少人纷纷盯着叶凡,寻思这小子究竟什么来路?

赛琳娜、杰克森、黑曼拉则认出叶凡,止不住惊呼这东方小子怎么来了?

叶凡看都没看木讷老者他们,雷霆震退两人的他,一个旋转就到了宋红颜身边。

他一把抱向憔悴的女人急呼:“颜姐,对不起,我来迟了。”

宋红颜先是呆呆的不动,似乎没想到叶凡真的出现了,接着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鸟,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抱住了叶凡。

泪如雨下,感动又担忧。

搂抱的是那样真挚和紧实,众人觉得自己似乎都能听见,这两个人身体彼此用力收紧时出的脆响。

天地变得安静,就连风也好像停止呼啸。

在场众人全都用难以置信看着这一幕,怎么都没有想到,武田秀吉的新娘,跟一个神州小子当众搂在一起。

武田秀吉没有发怒,相反露出一抹笑容,笑容恨森冷,很残酷,很变态。

“颜姐,那天打你一巴掌,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我应该早点找到你,早点逼唐平凡交待你的下落,这样你就不会受罪了。”

叶凡干脆利落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后真心实意向宋红颜道歉:“今天,我就是死在这里,我也不能再你再受折磨。”

叶凡眼里有着视死如归的坚定。

这一战在血医门地盘,叶凡知道九死一生,也就没有把孤独殇和苗封狼带过来送死。

他也没有请求父母帮忙,抢亲是他叶凡的私事,让叶堂介入,不仅让老太君他们非议,还会引起阳国官方围剿。

与其牵扯太多人太多势力,叶凡直接江湖恩怨江湖了。

要么他带着宋红颜一起离开,要么一起死在婚礼现场。

“叶凡,别说对不起,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三个字。”

宋红颜灿烂若花一抚叶凡脸颊:“而且你能出现在这里,就是我宋红颜这辈子最大的欣慰。”

“这个场合,这个阵仗,你过来这里,就是来送死。”

“你千里奔赴要跟我死在一起,我又还有什么不能原谅你呢?”

她眼神温柔:“而且,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看到宋红颜原谅自己,叶凡心里顿时一松,随后又生出愧疚,她从没责怪过自己,这是在乎到极点的情感。

随后,他苦笑一声:“颜姐,对不起,我欠你太多了。”

宋红颜温柔一笑,伸手掩住叶凡嘴唇:“同生共死,我已经很满足。”

“啪啪啪——”“好,很好,非常好!”

就在这时,武田秀吉已经从高台离去,坐在七八米外的第一排座椅,翘起二郎腿皮笑肉不笑鼓掌。

几十名血医门高手围住了高台,杀气腾腾看着高台上的叶凡,眼神凌厉。

只要武田秀吉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去围杀叶凡。

只是武田秀吉没有下令动手,也没有半点被抢亲的动怒,反而猫捉老鼠一样看着叶凡笑道:“好一对痴情怨女,好一对亡命鸳鸯。”

“只是堂堂赤子神医,神州国士,叶堂少主,大庭广众扰乱我婚礼抢夺我新娘,会不会欺人太甚了?”

武田秀吉显然要杀人诛心:“你这么做,你爹妈知道吗?

老太君知道吗?

医盟知道吗?

神州知道吗?”

“什么?

他就是叶凡?

那个神州最年轻的国士?”

“听说他还是叶天东和赵明月的儿子呢,前不久才刚刚认祖归宗完毕。”

“刚刚找到靠山就来血医门撒野?

这是当血医门没人啊。”

在场宾客闻言顿时窃窃私语,还止不住对叶凡所为愤怒起来。

“叶凡,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就在这时,十余名劲装男子簇拥着一个华丽女人从容靠前。

女人二十多岁,珠光宝气,雍容华贵,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子傲然。

“血医门明媒正娶,唐门女大当嫁,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捣乱?”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给神州抹黑?

知不知道自己会给叶堂败坏名声?

你家的长辈就是这样教你做事的?”

“我告诉你,神州子民在境外这么不受待见,就是有你这种太多自以为是的人坏了规矩。”

她眼神不屑又带着一股挑衅对叶凡兴师问罪。

叶凡抬头望过去,目光微微凝聚:陈惜墨!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千里赴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