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七百零九章 无九

第七百零九章 无九

沈碧琴脸sè一松。

尽管她不知道内容,但看薛无名难看脸sè,猜到叶凡平安无事。

叶无九则面无表情,好像早知道叶凡会没事。

“薛先生,放过我儿子吧,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

“我们不追究你们,也不追究背后的人,我们还可以帮你赔偿。”

“只要你放过叶凡……”沈碧琴趁热打铁,希望薛无名知难而退,给叶凡一条生路。

而且她的认知中,杀手杀人就是为了钱,太婆凉茶现在市值这么高,足够让薛无名他们动心了。

“叶夫人,你有一个好儿子啊。”

薛无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对着沈碧琴竖起了大拇指笑道:“你儿子不仅破局活下来,还杀了我们一百多人,连丑牛大人都死在他手里。”

“好叶凡,好儿子啊,你们生的儿子真是好啊。”

薛无名一改人畜无害的样子,笑声变得刺耳和诡异,显然被消息刺激到了。

他今晚虽然遵照丑牛计划加道保险,但并不觉得叶凡能从墓园脱身,谁知叶凡连丑牛都宰掉了。

一百多名精锐,薛无名怎么都想象不出,叶凡哪来的精气神?

难道是叶镇东出手了?

但无论如何都好,叶凡必须死。

他跟丑牛一样,怎么都没想到,叶凡的《太极经》让他生生不息。

看到薛无名yīn阳怪气的样子,沈碧琴狠狠打了一个冷颤,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危险和杀意。

只是她又很快鼓起勇气,对着薛无名磕起头来。

“对不起,对不起,薛大哥,叶凡不是有意的,他只是自保。”

沈碧琴依然哀求着薛无名:“受伤的人,死的人,多少钱,我们都赔,还不解气,让叶凡坐牢。”

“放他一马好不好?”

她希望薛无名能够高抬贵手,虽然叶凡只是养子,但对于她来说就是命根子。

“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

薛无名声音一沉:“马上给叶凡打电话,让他一个人回天城叶家。”

“记住了,是一个人回来,任何人都不能跟随,包括叶镇东。”

“不然发现一个帮手,我就杀你们一个人。”

他还打出一个手势,让一干手下四处布置,同时把天城全部人手调动过来。

叶凡的强大,让他不敢再掉以轻心。

一个黑衣人拿来一部卫星电话。

沈碧琴咬着嘴唇喊道:“我不打!”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危险,沈碧琴都不想叶凡去承受。

薛无名弯下腰,一把揪住沈碧琴的头发,恶狠狠喝道:“不打?

找死是不是?”

沈碧琴惨叫一声喊道:“叶凡只是一个孩子,你们放过他好不好?”

她忍着疼痛:“薛大哥,咱们也算是熟人了,你帮帮忙……”薛无名喝叫一声:“别废话,马上打电话。”

手上用力,把沈碧琴头发都要揪下来。

面对杀气腾腾的凶徒,叶无九表现的不像个窝囊中年男人,他依然冷静坐着,扫视着整个屋子的敌人位置。

看到妻子被揪住头发,他才眼神一冷:“薛无名,你松开手。”

“我松你大爷!”

薛无名抬手打了沈碧琴一个耳光。

势大力沉!沈碧琴惨叫一声,嘴角流淌出一抹鲜血。

薛无名一脸蔑视:“废物,我不松手,你能怎么滴?”

双方来往过好几次,尽管薛无名每次都大哥长大哥短,但心里早认定叶无九是没用的废物。

连凉茶都不会酿制的家伙,不是废物是什么?

叶无九没有扑上去搀扶,只是拳头慢慢握紧:“江湖恩怨,祸不及家人。”

“祸你麻痹。”

薛无名一把丢开沈碧琴,走过去给了叶无九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很响亮。

“你一个废物也好意思跟我说江湖恩怨,你他妈配吗?”

丑牛一支全军覆没的消息,让薛无名心里很是愤怒,狰狞一面也就呈现出来:“马上给我打电话,让叶凡一个人滚回来。”

他又踹了叶无九一脚:“打!”

“你们真要这么没底线?”

叶无九没理会腹部疼痛,只是把沈碧琴搀扶起来放在沙发。

“没底线又怎么地?

你能怎么地?”

薛无名又给了叶无九一耳光。

接着,他又向手下喝出一声:“拿一把叉子,一个碗过来。”

“两个老不死的不打电话,那就把他们眼睛一个个挖出来,让叶凡乖乖给我滚回来。”

两个黑衣人马上动作,一个拿碗,一个拿叉子。

沈碧琴颤抖了一下,满脸畏惧缩了缩身子,缩入叶无九的背后。

叶无九脸上出现五道指痕,可还是咬着嘴唇低声下气:“我们所有的钱都给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好不好?”

他护着妻子做着最后挣扎:“十几亿现金,够不够?”

这是太婆公司的全部流通资金了。

“十几亿,你觉得,十几亿能买回丑牛她们性命?”

薛无名冷笑一声:“而且杀了叶凡,留着你们两个一样能拿走十几亿。”

叶无九拳头攒紧:“为什么要欺人太甚呢?”

“啪——”薛无名抬手一巴掌抽过去:“装个屁的高人。”

“来人,把他们按住,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然不把我们当回事。”

薛无名拿过西餐厅用的叉子,这种一戳一挖,眼睛就会脱落出来。

六个黑衣人上前。

“扑——”就在这时,叶无九突然伸手,轻轻拍在沈碧琴的后脑勺。

沈碧琴身躯一震,随后眼睛一闭,无声无息昏迷了过去。

薛无名一怔,随后笑了笑:“把老婆打晕,让她少受点痛苦,你这废物有点用啊。”

叶无九揉揉眼睛,随后从茶几上拿过一包烟,这是刘富贵几个留下来的。

他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我叫叶无九。”

“我知道。”

薛无名一脸戏谑:“我还知道你是废物呢。”

他还拿纸巾擦了擦叉子,寻思待会用什么手法挖眼,才能让叶无九生不如死?

叶无九淡淡开口:“知道为什么叫叶无九吗?”

薛无名看着装叉的叶无九冷笑:“愿闻其详。”

叶无九眼神一黯:“无父无母,无兄无妹,无名无姓,无师无徒。”

“这才八无。”

薛无名拿着叉子上前:“还有一无呢?”

“无敌!”

空气瞬间一沉!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九章 无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