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耻术士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怕你们伤到脑子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怕你们伤到脑子

关于那场实验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海伦娜没有详述。

她只是含糊地透露了一些关键词:痛苦、震惊、绝望和无尽的折磨。

据说实验结果出来的那天,维格尼厄本人就因为深深的绝望而发呆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同样知道了实验结果的海伦娜来到实验室收拾的时候,发现的只有丈夫的尸体。

维格尼厄因为绝望而自尽了。

不稳定炼金术体系的背后,隐藏着令人无法承受的绝望和恐惧,越靠近他的人,越容易彻底陷入崩溃之中。

海伦娜仅仅是了解到了一点皮毛,所以影响没有那么大,但维格尼厄的死还是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她一度想过追随丈夫一同离去,却没舍得肚子里的孩子。

最终,她还是艰难地选择了一个人活下去。

一段时间后,孩子出生了,出生时,男婴的额头便有类似古代太阳神的印记——这是海伦娜家族血脉的独有特性,据说他们的祖上和古神颇有渊源,所以在每一代成员出生时,都会受到古神遗志的祝福。

而按照他们家族的传统,孩子也必须到了成年之后,才能选择自己的名字,在此之前,只能拥有小名。

海伦娜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拥有古代太阳神那么强壮健康的体魄,所以干脆将他的小名唤作“小太阳神”。

母子两人就这么艰辛而顽强地在斯蒂芬桑生活了下去。

维格尼厄死后,海伦娜彻底远离了欺瞒学会。

她试图将自己学会的那些危险的炼金术全部忘记,转而重新投向等价炼金术的怀抱。

不得不说,她在等价炼金术体系内的天分实在是有限,所以不管她有多努力,日子最多也就是糊口而已。

但对于经历过风浪的海伦娜来说,能够平平安安地将小太阳神抚养成人便是最后的夙愿了。

或许每一天晚上,久久无法入眠的时候,她会偶尔想起那个葬送了自己丈夫生命的恐怖实验,心中对不稳定炼金术仍然存有好奇和渴望。

但她很好地克制了自己的非分念头。

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小太阳神唯一的倚靠了,自己不能出事。

所以一转眼过去好多年,海伦娜都没有打开丈夫的实验日志。

而欺瞒学会的人,一般也都是自己埋头干自己的,几乎没有人在意,当初的维格尼厄到底发现了什么。

可惜,平静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命运总爱和人开玩笑。

就在小太阳神六岁生日那一天,海伦娜惊慌失措地发现,自己的孩子竟然出现了体内器官早衰的迹象!

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症,哪怕在魔药学如此发达的斯蒂芬桑,也是无药可医的。

那些有钱而强大的法师或许能想到一些办法,但他们显然不会在意小太阳神的生命,越是高阶的复原法术,消耗的钱财和资源便越是惊人。

一时之间,海伦娜再度陷入了走投无路的困境,就好像很多年前,她和丈夫苦心维持的那个风雨飘摇的实验室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随时可能倒下的人变成了她更在乎的儿子!

那是她生命的全部,她不容许小太阳神被病魔夺走性命。

好在这种病症发作的速度还没有那么快。

她还有时间寻找办法。

在尝试了一些常规手段失败之后,海伦娜终于将目光重新锁定在了自己昔日未竟的事业上。

不稳定炼金术。

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似乎只有这种“异想天开”的炼金术才能用相对廉价的成本保留下小太阳神的生命。

没有太多的思考,失去选择权的海伦娜快速地打开了维格尼厄留下来的所有日志和记录。

时隔多年之后,她再度踏入那扇曾经夺走她挚爱性命的可怕大门。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原本她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没有涉猎过不稳定炼金术了,想要重新捡起来应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才对;谁知道她刚刚尝试了一个最基础的小实验之后,便感觉到了那种如鱼得水的滋味,仿佛只有在这个领域之中,她才能全心全意地做自己。

她进步的飞快,甚至比年轻的她更快!

她展现出了令人恐惧的天赋,几乎是用三个月的时间,便在相关领域内达到了维格尼厄当年的水平,而她也借着实验日志,了解到了当年实验的全部真相。

海伦娜承认,她也绝望过,但她比维格尼厄更加坚强,她撑了下来,同时更进一步,完善了维格尼厄的实验,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

那一刻,不需要任何人承认,她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了神之炼金术。

她将神之炼金术的秘密,保存在了徐楠手里的能量石中。

然后,她开始着手拯救小太阳神。

因为之前的实验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家产,而小太阳神的身体也不容许她再等待下去了,所以,她只能将陪伴自己多年的炼金人偶作为儿子的新身体。

出于某种目的,她改造了炼金人偶的脑袋,换成了现在的木偶脑袋。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海伦娜通过自己领悟的神之炼金术,将小太阳神的灵魂直接灌注到了炼金人偶的身体里!

这种手段其实是超出了现有的魔法和炼金理解的,否则白塔之主劳伦斯也不会为了成为大巫妖煞费苦心。

在斯蒂芬桑,涉及到灵魂层面的法术有很多,但人们对此知之甚浅,更别提像海伦娜这样轻而易举地将人类的灵魂灌注到人偶里面去了。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海伦娜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经历过“神之炼金术”洗礼的小太阳神,好像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没多久,海伦娜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儿子在灵魂转换过程中少了什么。

那是被认为是人类和野兽唯一的区别的事物:羞耻心。

小太阳神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正常普通的孩子,但是在神之炼金术之后,他变得沉默自闭,而且各种测试反应,他失去了廉耻观念,更进一步,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

人们通常说神明薄情寡欲,但他们其实仍然是拥有少许羞耻心的,他们会感到愤怒、骄傲、嫉妒、憎恶等等,他们仍然拥有那些被称之为原罪的东西。

一个完全失去羞耻心的、活着的、可以被认为是符合定义的智慧生命,在整个多元宇宙都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而对于海伦娜来说,小太阳神的变化带给她的冲击还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母亲应该感到的痛苦和悲伤,她还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好像是最符合神之炼金术定义的施法者人选!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小太阳神一个人玩耍的时候,竟然已经能使用一些看似普通,其实非常匪夷所思的炼金术了!

那一刻,她知道,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

……

“所谓不稳定炼金术,其实包括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也就是我现在所处的阶段,被我的丈夫定义为。在这个阶段,我可以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你给我一杯牛奶,我可以给你一座拥有一百头奶牛的牧场……可这和他设想的第二阶段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第二阶段,就是所谓的无限阶段!按照他的理论,即可以用有限的资源,通过炼金师的超凡之力,置换到无穷无尽的资源,甚至能单独创造一个宇宙!”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越发激动,反而是她身旁站着的小太阳神,一副淡定的样子。

“当然,第二阶段目前还只是一个假想而已,但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努力的方向并没有错。”

徐楠有点艰难地聆听着海伦娜的雄心壮志,犹豫道:

“但这一切和羞耻心、和所谓的无畏者,又有什么关系呢?”

海伦娜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因为不稳定炼金术的核心,就是无耻呀。”

“之前我说过了,这是神之炼金术的基础。你可能还没有理解到,我试着说的简单些,在等价炼金术体系内,凡是都是处于一个的概念是谁定义的?”

“当然是古代的炼金师们自作主张定义的。”

“事实上,这种定义并不精确,只是一个不太会出错的大致范畴而已。而炼金术的本质还是索取,等价炼金术因为索取和付出是相对平衡的,所以不太会出现恶性事故;而作为反面例子的不稳定炼金术则是恶性事故频出。你可知道其中的原因?”

“算了,这对你来说太过深奥了。”

“你只要知道,羞耻心越淡薄的人,越能发挥出么?因为在我们的体系里,只有学会欺瞒自己,瞒过自己的羞耻心,才能更好地施展不稳定炼金术……”

在谈论学术方面,海伦娜仿佛换了一个人,简直变成了话唠,侃侃而谈。

听得徐楠脑袋都大了。

不过好在他还是能勉强理解一点皮毛。

这个听上去很拽,副作用估计也很拽的智障炼金术居然是越无耻的人越强!

那就不太适合自己了呀。

徐楠心中叹息。

他没有办法立刻理解海伦娜所说的东西,但他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所以将海伦娜说的东西都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他有一种预感,这些知识迟早有一天会派上用场的。

……

不管怎么样,海伦娜和小太阳神身上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了不稳定炼金术体系的确是存在的,如果维格尼厄还活着,恐怕会高兴地跳起来。

但海伦娜想到了更多。

小太阳神的异常恐怕是无法长期隐瞒下去的,她觉得与其无力地尝试隐瞒,不如大大方方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只有将他的才能放在越大的舞台上展示,才能越好地保护小太阳神。

所以她在早年间一个混得不错的朋友的帮助下,拿到了鎏金奥克罗杯的入场资格。她玩了个花招,将自己的孩子充作炼金物品浑水摸鱼,结果果然如她所料,小太阳神引发了斯蒂芬桑的轩然巨浪。

之后她趁机躲了起来,同样在那个朋友的安排下,她躲到了莴苣旅店的地下密室里。

值得一提的是,她似乎对米兰达的窃魂怪身份并不知情。

“那么,你到底想怎么做呢?”

徐楠看着手里的能量石,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

他其实很想劝说几句的,但看着海伦娜平静的眼神,他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她一定是思考过很多遍了,才做出了现在的决定。

这些日子以来,他看到过很多类似的眼神:米伦少爷、霜巨人残灵、奎尔拉斯……

那是疲倦到极致的眼神。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海伦娜轻轻一笑:“你我都知道,只有我死了,我的孩子才能得到最好的保护和照顾。”

“为了得到他身上的秘密,他们或许会不择手段,但一定不会伤害他。”

“或许安苏丽女士更愿意收他为徒,或许他那个冷漠绝情的舅舅还真能派上点用场……”

“我死了,神之炼金术就只掌握在他的手里了,为了这个秘密,斯蒂芬桑会将他保护的比封印着恶魔的神器还要小心翼翼……”

“这就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徐楠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小太阳神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似乎听不懂海伦娜决绝的语气里到底蕴藏着多少复杂的情绪。

“我想知道无畏者是什么。”

他看着海伦娜。

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有解答。

其他部分,他其实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了:自己的特质是羞耻,而小太阳神恰恰是被剥夺了羞耻心,两者之间存在共同之处也是正常的。

或许,自己也有机会施展神之炼金术。

海伦娜沉默了一会儿,她张开嘴巴,嘴唇上下翕动,但徐楠却听不到任何一个字!

哗啦啦!

突然倒卷扭曲,一个澎湃的力量刺破了一切;徐楠只觉得耳朵升腾,那怪异的声浪——仿佛是有人用很大的力气,凭借一把钝器捅破了一层厚厚的胶状物组成的膜!

徐楠有些蛋疼地看着横空出世的阿凯。

下一秒,阿凯的脸sè变得煞白。

因为在他的视野之中,海伦娜的心口忽然多了一把小刀!

她微笑着站在那里,一个踉跄,没有摔倒,是被小太阳神轻轻扶住了。

这孩子或许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经离去了。

他扶住海伦娜,又好奇地看了看阿凯,然后移开了目光。

“为什么!”

阿凯低低的咆哮道。

“我打开了深渊的大门,却没办法自己合上。”

海伦娜轻声道:

“我要让他活下去,就好好活下去……”

阿凯眼眶噙泪,一把抱住了海伦娜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

“我发誓。”

他说。

“谢谢你,哥哥。”海伦娜闭上了眼睛。

她的右手,仍然紧紧握着炼金人偶的手腕。

小太阳神似乎很困惑母亲的姿势,于是用脑袋碰了碰海伦娜的脑袋。

没有任何回应。

他的身体也渐渐僵硬住了,手里的那半朵永生花,也悄然无声地滑落地上。

……

“她和你说了什么?”

莴苣旅店的地下室里,阿凯终于从沉痛中回过神来,看向了徐楠。

“我不能说。”

徐楠沉默了一会儿,如此说道。

阿凯点了点头,没有强迫徐楠,事实上,以阿凯的聪慧程度,大概不难猜出海伦娜的用意。

既然海伦娜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尊重她的决定。

“你准备怎么处置这孩子?”

徐楠轻声问道。

“需要禀报安苏丽女士吗?”

出乎徐楠预料的,阿凯摇了摇头:

“暂时先不需要。”

“我会找一个安全屋,将他安置起来。”

“等到这阵风波平息了一些再说。”

说到这里,他忽然冲着外面喊了一句:

“都给我自觉点!”

徐楠愣了一下,结果外面那两名黑袍巫师苦着脸走了进来。

他们拿着魔法杖抵着自己的脑袋,苦哈哈地乞求道:

“副队长,我们自己来行吗?”

魔杖的尖端,还闪烁着诡异的蓝光。

这场面多少有些滑稽,徐楠好奇地看戏。

“我怕你们伤到脑子。”

阿凯叹了一口气:“我虽然不会法术,但消除记忆的手法还是比较擅长的……”

“我们知道副队长您擅长记忆抹除拳法,但天天挨揍真的吃不消啊,上个月已经吃过两个拳头套餐了,这个月真的顶不住了。”

一名巫师惨然道:

“就让我们自己动手吧,我们自己施法,就算伤到了脑子,也不在意的!”

另外一名巫师也拿魔杖抵住自己的太阳穴,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是啊是啊!谁让我们又和以前一样,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呢?”

“我知道您也是为我们好。”

“但这次还是让我们自己动手吧?”

两名巫师不约而同地跪下,含泪道:

“求求您了!”

阿凯一脸仁慈地挥挥手:

“动手吧。”

在徐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两名巫师不约而同地对自己的脑门施展了!

噗的一下,蓝光闪过。

两人扑街。

……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怕你们伤到脑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