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一十二章、你摸 !

第两百一十二章、你摸 !

「因为,小溪不喜欢你啊!」

听到这个回答,白起源表情惊讶,瞳孔胀大,就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脸sè也由白转红,由红转黑,黑了很久才恢复了正常。

生气吗?

白起源自然是要生气的,简直快要气爆炸了。

小溪不喜欢自己这种事情,需要你来告诉我吗?

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我又不是个智障。

但是,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王韶当着自己和助理的面说出「小溪不喜欢你」这样的话,这比当众抽他一耳光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当然,当众打他一耳光也是非常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

白起源先是生气,生气自已精心守护的「秘密」被人给一针戳破了。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爱慕虚荣的国王,王韶就是那个大声嚷嚷着「皇帝没穿衣服」的诚实小孩儿,虽然在童话里面,故事到此嘎然而止,但是假如继续发展下去,回过头来国王还不得把那个讨厌的小孩子给弄死?

白起源就很想弄死王韶。

“韶姐,你这话……”白起源眼神不善的盯着王韶,在心里斟酌着用词,说道:“还真是伤人呐。”

小助理也在旁边怒目而视,白起源不仅仅是她的老板,还是她的偶像,她们自己都舍不得让他受任何委屈,怎么允许一个外人这么说他?

小助理心里有气,说话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王总监怎么知道溪姐不喜欢我们白爷?我们白爷那么优秀,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白爷呢。其它人哪能和我们白爷比?那些不喜欢白爷的人,得好好去瞧瞧眼科。”

“我不否认。”王韶扫了小助理一眼,看着白起源说道:“白爷的优秀毋庸置疑,不夸张的说,喜欢白爷的女人可以从咱们公司门口排到珠江入口。就拿我个人的眼光来说,我也觉得白爷和小溪是极其合适的一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可是,感情的事情就是那么奇怪,没有合适不合适,只有喜欢不喜欢。”

小助理还想反驳,白起源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小雅,去给韶姐倒杯茶。韶姐是我们的客人,也是你的前辈,坐下来半天还没有喝上一口热茶。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不用了。”王韶出声阻止,说道:“我坐坐就走,今天赶了一天路,还得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

“是我的不是。”白起源出声道歉,说道:“韶姐那么累了,我还把你请过来聊天。实在是太不应该。”

“白爷不邀请我,我也是要来的。”王韶一脸严肃的看向白起源,出声说道:“白爷,咱们相识那么多年了。我知道你喜欢小溪,我理解你对小溪的感情。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默默的陪伴在小溪的身边,给予了她各方面的帮助和照顾-----可是,小溪确实不适合你了。”

白起源看向王韶,说道:“既然你这次带着陈述去剧组探班,陈述也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他们的关系已经确定了吧?”

“是的。”王韶点头。“他们现在是恋爱关系。小溪很喜欢陈述,是那种非他不嫁的喜欢。所以,我才把话说的那么直白。白爷当断即断,早些抽身出来才是正事。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白爷继续在小溪这边耽搁时间,耗费精力。这对白爷不公平。”

顿了顿,王韶出声说道:“这也是小溪的意思。”

“你离开的时候,小溪和你聊过这件事情?”

“是的。”王韶坦诚说道。

“她一直都是这么善解人意,知道你回来之后我肯定会问你这件事情。”白起源苦笑不已,喜欢那么多年的姑娘和自己越来越远,心里的滋味真是百感交际。“所以,你的态度就是她的态度?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也是她希望你替她说的这些话?”

“虽然你从来不曾向小溪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但是小溪是个聪明人。倘若她现在说一声「我不知道」,那也实在太过无情,也辜负白爷这么多年的无私付出。”王韶在心里斟酌着用词,出声说道:“不管外界怎么说,小溪一直觉得是你把她引进表演这座大门的,她还时常说你不仅仅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师父。她对你发自内心的感激。”

“我明白了。”白起源轻轻叹息,说道:“终究还是输了。要是半年前有人告诉我说,我会输给一个叫做陈述的家伙,我一定对此嗤之以鼻----没想到的是,仅仅是半年时间,我就一败涂地。”

“白爷,感情这件事情哪有输赢呢?没有人愿意把它当作赌注。”

“我要是早一些向小溪告白,情况会不会不一样?”白起源看向王韶,出声问道。

王韶一愣,没想到白起源还在纠结这样的问题。

迟疑片刻,说道:“我不知道。”

白起源大笑出声,说道:“再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好了,我就不耽搁韶姐的时间了,韶姐奔波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

王韶起身看向白起源,说道:“白爷也注意休息。”

白起源亲自送王韶到电梯口,返回休息室的时候,经纪人腾云已经在房间里面等着了。

“起源和王韶聊过了?”腾云把一杯热茶放到白起源面前,笑着问道。

“你怎么来了?”白起源问道。

“剧本会议刚刚结束,想着过来向你汇报一声,正好看到你送王韶出门。”腾云坐在白起源的对面,笑嘻嘻的说道。

“几句闲话。”白起源不太愿意和腾云聊自己感情上的事情,更不愿意聊刚刚经历的创伤,敷衍说道:“已经没事了。”

“是因为陈述去《逆鳞》剧组探班的事情吧?”腾云问道。

白起源颇为诧异的看了腾云一眼,说道:“你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

“不仅仅是我在关注,整个东正高层都在关注。这次事件不仅仅是孔溪是否和公司同事恋爱的事情,而且还涉及到孔溪合同到期之后是否续约的问题-----王韶刚刚回来,就被大老板给召唤去密谈了大半个小时。大老板见完王韶,又打电话请骆董到他办公室喝茶。”

作为艺人的经纪人,不仅仅要为服务的艺人做好商务上的拓展与联系工作,而且还要成为他们的耳目喉舌。他们没时间看没机会听的消息,自己要想方设法的帮忙打听到。他们不能说的话不方便表达的祈求,自己要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来。

“王韶这个时候从起源休息室出去,显然也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了。”腾云仿若花痴一般的看着白起源那张俊朗无匹的脸颊,这是女性在职场上的天然优势,一个如此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用这样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你,只会让这个男人的自信心爆炸。倘若是一个男下属这样看着自己的女老板,那就有些猥琐让人难以接受了。“起源是什么态度?”

“老板见过王韶,又约了骆董喝茶?”

“是的。”腾云无比坚定的点头,她有自己稳定的消息渠道:“这是准备在那小子回来之前形成一个统一的处理意见吧?所有人都知道大老板是不愿意看到孔溪和那个家伙恋爱的,没想到他们如此强势,完全不把大老板的态度放在心里,”

白起源沉思片刻,轻轻叹息,说道:“你手里不是有我和小溪的一些料吗?放出去吧。”

“放出去?”腾云一脸惊讶,说道:“起源,这个时候放这些料不合适。”

“我知道不合适。”白起源声音坚定,说道:“就这么办吧。”

“……”

------

砰!

陈述的身体重重地砸在硬石上面,终于体会到了人们常说的那种「屁股摔成八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山上面是石头,山下面也是石头。为了保护孔溪不受伤害,在俩人即将落地时那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陈述伸手一捞,腰身一挺,强行把和他一起平行落地的孔溪给翻了个身。

长年坚持锻炼身体的益处在这一刻得到充分体现。

这样一来,孔溪便被他搂在了怀里。陈述的身体抢先着地,甘愿成为孔溪的肉垫。

那只是一刹那间所做出来的应变反应,毕竟,他并不知道这坑有多深,坑里面有什么。

刀剑或者荆棘,那也得先把自己刺穿之后,才能够伤到被她护在胸口的孔溪。

“嗯……”陈述闷哼出声。

身体的坠力,孔溪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陈述的身上。整个身体包括后脑勺全部砸在坚硬的石头之上,即使陈述想要咬牙坚持,仍然忍不住那疼痛对身体的伤害。

“陈述……陈述……”孔溪急声喊叫陈述的名字。

一脚踏空,身体便急速向下掉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却又被陈述给抱在了怀里。

大半个身体都被陈述给挡了下来,所以孔溪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却清晰的听到了陈述痛苦的呻吟。

“我没事。”陈述平躺在地上,身体根本就没办法动弹。又担心孔溪的安危,嘶声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

“我没事。”孔溪从陈述的身体上面爬下来,她知道自己的重量有可能会造成对陈述的二次伤害。伸手想要把陈述给搀扶起来,陈述赶紧拒绝,说道:“别动我。”

“是不是伤得很重?”孔溪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了电筒,一束强光照在陈述的脸上。

看到陈述痛得扭曲的表情,孔溪担心坏了,说道:“你别急,我给他们打电话……我让他们来救人。你不要动。”

她找到小梦的号码拨了出去,很快的电话就自动挂断了。

没有信号!

孔溪不甘心的再次拨了出去,仍然是自动挂断。

虎居山上面原本信号就很不好,之前和陈述视频的时候,信号就时强时弱,有时候还被强制切断。

现在他们又跑到了这深山深处,掉到了这个深坑里面,没有信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孔溪再一次拨出号码,嘴里也在念念有词。不知道是在安慰陈述不要着急,还是在安慰自己不要着急。

“让我缓缓就好。”陈述知道孔溪担心自己受伤的事情,出声安慰着说道:“躺一会就好了。”

电话再一次无声的挂断,信号条上面空空如也。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没办法打电话请求支援了。

“用我的手机试试。”陈述说道。“手机在裤子口袋。”

孔溪从陈述的牛仔裤口袋里面摸出手机,按了一下按钮,无力的说道:“你的手机没电了。”

“……”陈述昨天过来,手机还有百分之四十几的电,昨天晚上喝了点酒,聊了会天,一觉睡到大天亮,都忘记给手机充电。

下午等到孔溪拍戏结束,俩人就一起走进了这虎居山深处。谁能够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能起来了吗?”孔溪用手电筒照着陈述的眼睛,说道:“我先扶你起来。”

“好。”陈述说道。

孔溪虽然外表娇美,但是长期健身撸铁,柔软的身体极有爆发力。

把手电筒放到地上,孔溪抱着陈述的脑袋,稍一用力,就把他的上半身身体从地上拉了起来,抱在自己的怀里。

陈述的脑袋窝在孔溪的酥胸里面,柔绵绵的,又有着好闻的气体,让他觉得确实还是爬起来比较好一些。

地上凉!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述环顾四周,出声问道。

手机电筒所能够照亮的区域有限,好在他们掉落的这个坑洞也并不大。岩壁滑湿,长满了苔藓。陈述在心里预估了一下,就算自己没有受伤,想要从这个高度的岩壁上面爬上去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坑洞里面有浓重的腥臭味,那是某种动物遗留下来的味道。看来以前有不少动物也和他们有过同样的遭遇。

“这是一个捕兽坑。”陈述说道:“上面堆放着树枝和枯叶,有动物踩上去的时候就会掉落下来。”

陈述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下面没有放捕兽夹,不然咱们俩落下的位置正是放捕兽夹的位置……要是被捕兽夹给夹住,不是断手断脚,就是身上被尖刺破开几个血洞。”

“现在怎么办?”孔溪问道:“你的身体真的没有受伤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如果陈述没有受伤的话,他们还可以在坑洞里面等着,等到小梦或者小冉发现自己失踪,自然会主动和自己联系。那个时候,剧组就会派人上山来找。

可是,倘若陈述受伤了的话,就不能在这坑洞里面干等了,必须要想办法尽快把他送出去治疗……

“我都说了,我没受伤。”陈述笑着说道。“你怎么不相信呢?”

“我怕你受伤。”孔溪抱紧陈述的身体,说道:“我怕你出任何事情。”

陈述感受到孔溪对自己的浓浓依恋,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小脸,胳膊刚刚抬起,就牵扯到肩钾骨头,疼得他直吸冷气。

“陈述,你没事吧?你怎么了?”孔溪急忙问道。

“没事。”陈述苦笑不已,说道:“我就想摸摸你的脸,结果……”

“你想摸的话告诉我啊。”孔溪主动把自己的小脸凑到陈述的手边,说道:“你摸。”

“……”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一十二章、你摸 ! 的精彩评论